當前位置:首頁 » 生日蛋糕 » 生日蛋糕有能戴的花環
擴展閱讀
平邑蛋糕培訓有哪些 2022-08-16 05:52:37
一百克慕斯蛋糕有多少 2022-08-16 05:50:44

生日蛋糕有能戴的花環

發布時間: 2022-07-01 23:06:31

❶ 吃蛋糕時頭上戴的叫什麼

生日蛋糕時頭上戴的是王冠,意思是今天你生日,你是今天的王。

❷ 帶環環字的生日蛋糕圖片

1. 天是你的生日,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裡.,請接受我衷心的祝福.生日快樂.永遠快樂! 2. 沒有聲音,但有祝福;沒有鮮花,但有真情,有來自內心的祝願:生日快樂,心想事成! 3. 沒有甜美的蛋糕,繽紅的美酒,豐厚的禮物,悠揚的生日歌,不要遺憾,你擁有世...

❸ 玫瑰花辨可以直接放生日蛋糕上嗎

可以放的。在蛋糕做好後,將花瓣處理下,洗干凈,弄碎成小花瓣形狀可以撒些花瓣。

材料
主料:10寸戚風坯子1個、奶油適量、粉色色素適量、水果適量、果醬適量、糖納紅豆適量;
輔料:
准備好坯子

❹ 生日蛋糕圍邊蝴蝶結怎麼弄的

製作步驟:
1.把圓形的蛋糕修切成稍稍橢圓的形狀,接上兩個耳朵,介面處稍稍修切一下。
2.蛋糕片平切成兩片(問了丫頭了,說就切兩片吧,奶油少抹點,太肥)

3.刷上酒糖液。

4.取200克淡奶油加20克糖打發。

5.拌入藍莓醬朗姆酒。

6.藍莓鮮奶油香堤均勻抹上蛋糕片。

7.火龍果切片,准備夾中間,還有石榴是用來當紅寶石的。

8.鋪滿火龍果片,親親最愛吃火龍果了,鋪滿滿的。

9.再抹上些藍莓鮮奶油香堤。

10.蓋上蛋糕片。

11.取300克淡奶油加30克糖打發,把蛋糕外面稍抹平整。

12.取裱花袋,裝上花嘴,灌上打好的淡奶油。

13.外面裱滿花。

14.挖少量奶油滴上幾滴粉紅色素拌成粉紅色的。

15.畫蝴蝶結。

16.拿幾顆石榴裝在蝴蝶結中間當紅寶石。

17.巧克力隔水融化。

18.入保鮮袋扎一小洞,擠眼睛。

19.畫上嘴巴即可。

❺ 生日蛋糕圍邊的綵帶怎樣綁

回答如下:

蛋糕外面的盒子上面有磕,可以利用磕進行綁帶。

❻ maka生日蛋糕的那個扎帶叫啥

創意海報?你是指h5頁面製作嗎?h5的話用maka就可以做的,滑動翻頁效果一般的h5都有,套模板還是蠻簡單的,你注冊個maka賬號,登陸他家編輯後台,買個免費模板搗騰兩下就會了~

❼ 生日蛋糕上的皇冠上面沾著蛋糕洗不掉 放著有什麼影響嗎

可能會長霉點噢,可以用牙刷刷下去晾乾保存

❽ 生日蛋糕上帶的,怎麼使用

這個是增強生日氛圍的蛋糕煙花(冷煙花,又叫手持小煙花),使用時可以像蠟燭一樣插在蛋糕上(也可拿在手中燃放),用明火點燃,噴發blingbling的銀色煙花

❾ 大家來幫我

難忘的親情
難忘的親情我的腦海里有許多小魚,這些小魚構成了我難忘的親情,但我最難忘的親情是那一條金色的小金魚…… 登錄作文網,你也可投稿。
記得我讀三年級的時候,剛過完年去上學,同學們興高采烈地談論著春暖花開的美好,可是,我不覺得有什麼好。因我在料峭春寒中上學,早晨我冷得牙齒打顫。班上的同學說「你看,她的嘴唇發青。」過了幾節課,我回到家裡很是不舒服,並躺倒床上睡著了。 登錄作文網,你也可投稿。
我在睡覺中聽到一種熟悉的聲音,「快起來!小琬!」醒來一看是媽媽。我說:「我好象有點發燒。」媽媽趕緊給我用體溫表一量,「體溫四十度」媽媽立刻緊張起來。給我的班主任打電話請假,接著,媽媽手忙腳亂拿起杯子到水給我喝退燒葯,我仔細的發現媽媽的額頭上有豆大的汗珠子直往下滾。我想,媽媽這肯定是急出來的,我一定要病好早點。 登錄作文網,你也可投稿。
我不知怎麼高燒不退,喝了葯汗流浹背,媽媽忙著換毛巾給我擦背,一直忙了個中午,連飯顧不及吃,我又睡了……我感覺到媽媽背著我上醫院。沒想到我就在醫院住了一星期零四天。 登錄作文網,你也可投稿。
每天我掙開眼睛都看見媽媽守在我的身旁。我的病好了,我又發現媽媽黑了一圈眼圈,多了一絲銀發……

父 親
似乎從小到大寫涉及親情的作文,描寫對象大都是母親,寫她們的溫柔、善良與慈愛。我們總在有意無意地忽略另一個對於我們的人生同等重要的人——父親。

父親對於兒女愛總是內斂的,他不像母親那樣喜歡把愛掛在嘴上,他只是用行動在表達。在我漸漸長大後,遇到一些人一些事,我才開始逐漸以趨於豐盈的思想去認識父親,才越來越覺得實則每一位父親都有一顆熾熱的心,給予兒女們百分之百的感情,不論他們背負著怎樣巨大的壓力。

小俏和阿顰都是我的好友,我也因此得以隱約認識了她們的父親。

阿顰算是我們三人中最幸福的一個,起碼她有一個很完整的家庭。阿顰的父親在當知青那會兒娶了一個北方女子為妻並在那裡安家。父親是大學的教授,典型的知識分子——斯文,儒雅,對名利無欲無求。為此阿顰常說母親配不上自己的父親,而她自己也從不掩飾自己對於父親的無比崇拜。我於是就老嘲笑她有很深的戀父親情結。

每逢周三父親來學校探望,阿顰總要挽著父親的手臂在校園里邊走邊聊,似有說不完的話,臨走還要親吻父親的面頰。這在我是很難想像的事。

阿顰不知在哪本算命書上看來,說自己今年的生日倘若能收到一枚男孩子送的銀戒指,她就會永遠的幸福。生日聚會上她果然戴了一枚戒指,很精緻的樣子。阿顰很自豪地告訴我和小俏,是父親去北京訪友時用自己的私房錢買的,母親並不知道。

那一刻我有一些恍惚,想像一個中年男子20年前可能所送窮得買不起一枚鍍金的戒指送給新婚的妻子,卻要在20年後在金銀飾品櫃台前徘徊,精心挑選,只是為了滿足女兒一個少女式稚氣的心願。我可以想像阿顰的父親坐在火車上,除了貼身帶著的一枚戒指,就再沒財力買禮物送人了,心下卻沒有一些些將被妻子責怪的不安,因為呵護了女兒不受說哪怕是一次無足輕重的失落感的傷害。 這足以令阿顰自豪,同時也令我感動。

小俏這時只在邊上笑著說阿顰怎麼還像個孩子似的。

我理解小俏說這話時心情,她無疑是我們三個人中最早熟的一個。母親在小俏念初中時的突然過世於她是個不小的打擊,亦也是心上永恆的傷口。可小俏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要堅強,這可能是受了軍人出身的父親影響吧。

小俏的家風很嚴,父親總拿治軍的那一套管教小俏,並用男孩子的標准要求小俏,有時甚至是不近人情的。比如母親過世後,父親甚至不允許小俏帶黑袖套。這聽上去多少有些殘忍,卻也的確幫助小俏盡快從悲痛中走出來。小俏說她一直記得父親對她說過一句話——生者對死者最好的懷念就是好好的活下去。每次她想起母親的時候就會同時的想起這句話。

小俏至今也沒有繼母,實則她並不反對父親再婚,可父親似乎並無續弦的打算。我曾在報上看過一些談中年人的壓力問題的文章,我明白人在跨入不惑之年後,其實是會有很多困惑的,工作的壓力,精神的寂寞,都會讓人喘不過氣來;何況妻子過世,女兒住校,我不知道小俏的父親是如何承受每天下班回家後屋裡毫無生氣的寂寥的,為的只是女兒不受任何一點的傷害。

聽完她們們的故事,我也會不由想到自身。如果說阿顰是崇拜她的父親,小俏是敬畏她的父親,那麼我則只能是深深的憐憫我的父親。

是的,憐憫。

父親是那種沒有多少文化也沒有大把鈔票的男人。家庭可能是他最後的一點精神寄託,只是一年以前,這唯一寄託也土崩瓦解了。我隱約聽過一些父母年輕時的故事——那時候因為奶奶的堅決反對,父母幾乎要殉情,所以我相信那個時候我的父親和母親是真的非常相愛的,所以我也完全可以理解母親在選擇了自己想要生活方式後,對於父親該是怎樣一種深刻的傷痛,就為了這,我留在了父親身邊,我不願看他在苦心經營了20年後面對妻離子散的結局,終告一無所有,那太殘忍。

但這一年來,我與父親關系並沒有因為彼此相依為命而變得十分融洽。歸根結蒂,還是為了一個「錢」字。

母親走後,家裡的存款所剩無幾,父親本來就不多的工資還要存起一部分供我以後上大學用,於是日常開銷就顯得緊巴巴的。父親和外婆商量後就讓我每天去外婆家吃飯。舅媽是那種很自私的人,總拿那種冷漠而鄙夷的眼神看我。那份屈辱的感覺於是就重重地壓在了我的心頭。終於有一次,我沖父親發了很大的脾氣,並告訴他我再也不要去外婆家吃飯了,餓死也不去。

父親很無措地看著我,努力地解釋,卻只說了幾句。他說你也知道我們現在的狀況,你考上大學後還需要一筆很大的費用,我也是沒有辦法啊。

看著不善言辭的父親低聲下氣的說實話,心上突然就湧起無限的愧疚,覺得自己實在太不懂事不體諒自己的父親了;也同時,我再沒有比那一刻更憎惡也更熱愛起金錢來。我一面痛恨著它的骯臟,一面又下決心以後要賺很多的錢然後一張一張的都燒掉。

後來,父親開始買彩票,小到二元一張的體育彩票,大到百元一張的福利彩票。每次電視里開獎,父親一定會聚精會神地坐在那裡,手裡攥著一疊花花綠綠的紙頭——我想他是在幻想它們能給他帶來大筆財富的。

一次父親很開心的告訴我他中了一個小獎,有100塊獎金,他說指不定下次就能中個百八十萬的,指不定明天就成了大款,指不定…… 我突然覺得眼前的父親很陌生,也很可怕,他省吃儉用,戒煙戒酒,把發財夢寄託在一堆爛紙上,指望在它們身上找到失落已久的尊嚴感。內心深處,在這一點上,我以為父親已經是走火入魔了,他瘋了,瘋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潛意識里。

這樣想的時候,有些心酸。可有一天早晨發生的事卻讓我感到心痛——

正在洗臉的父親說嘴唇很痛。可能是內火太重的緣故,我看到他的嘴唇裂開了,有血絲從裡面滲出來。我於是從書包里拿出來潤唇膏,說爸我來給你塗吧。

我湊近父親的臉,左手輕輕托起他的下巴——這是我很久以來第一次如此貼近的看父親的臉,我看到他臉龐消瘦,皮膚里沉澱著色素,眼角布滿了皺紋。原本一直以為是很「後生」的父親原來是真的老了,老得如此突然,令我猝不及防。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父親一個人背負著巨大的精神壓力,我卻還要很不懂事的對他苛求,從不與他分擔生活中的苦痛。想至此,我的鼻子有些酸,心下滿是愧疚,還有隱隱的痛,說不上原由。

臨出門,我把潤唇膏留給了父親,叮囑他如果覺得嘴唇痛了就塗一點。父親執意不肯要,又把它塞進了我的書包,說他沒事叫我留著自己用。我不敢再爭辯,也不敢回頭,怕臉上一些突如其來的濕濕的東西會被父親看到。

那一天,我拿到一筆數目不小的稿費,加上學校的助學金發下來了,於是就奢侈了一次,與父親一起上館子。趁著酒性,父親說了很多話,他叫我好好讀書,將來找份好工作賺大錢,給他買套房子安度晚年,最好是在高層——他要那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房間要帶一個的陽台,有落地的窗簾,舒適的席夢思,整套的衛生設備,還有……還有……

父親說得有些興高采烈,我借口出去透口氣在化妝間里一陣痛哭,說不上原因,可能只是出於憐憫吧,憐憫父親也憐憫我自己。父親說他要住高層的房子,還要一個帶大陽台的卧室,要睡席夢思。這些話在我的腦海中反復出現著,久久不肯消失。

寫到這里,忽然就為難起來,不知該如何結尾才好。想可能此時,阿顰的父親經不起阿顰的軟磨硬泡,正要帶阿顰去享受她最愛吃的必勝客;小俏的父親剛帶著小俏清明掃墓回來,他一定在墓前默默禱告小俏的母親能保佑小俏考上復旦。至於我的父親,我知道他在做什麼,他剛買了小菜回來,正在廚房裡又洗又切的一陣忙乎。雖然他的廚藝不見得比母親高明,可我仍是很高興。就在這樣一個初春的周末,聽到家裡的煤氣開著,空氣中氤氳著一種即使沒有很多錢也可以相當適意的幸福的味道.

狐狸也有感人的親情
正太郎家裡的男佣,幾天前從山裡捉來一隻小狐狸。小狐狸不吃不喝,甚是可憐。兩只老狐狸為了救小狐狸,咬鐵鏈,啃木樁,在地板下做窩,真是歷盡艱辛,不屈不撓。狐狸的親情終於感動了正太郎,於是他又從已經帶走小狐狸的安田先生的牧場要回了小狐狸,和爸爸一起親自把它放回了山谷。下面就是把小狐狸放回山谷後發生的故事——

小狐狸剛跑出十幾米遠,老狐狸不知從什麼地方一起奔了過來,興高采烈的在小狐狸周圍跳來跳去,然後一起嗖地朝樹林深處跑去。

來到密林深處,狐狸一家慢慢地停了下來。兩只老狐狸的脖子和小狐狸緊緊的纏繞在一起。老狐狸回過頭來,伸出舌頭在小狐狸的臉頰上舔來舔去,用它們的前爪慢慢地梳理著小狐狸短短的體毛。

狐狸媽媽說:「孩子,今天是個值得慶賀的日子。看你消瘦的樣子,媽媽一定要好好的給你補補身子。」狐狸爸爸說:「你娘倆先回家,我給咱抓幾只野雞去。」說完就一溜煙的消失在密林深處。

小狐狸和媽媽回到山洞,母子倆盡情的敘說著離別的苦楚。狐狸媽媽說:「孩子,爸爸、媽媽真的絕望了,那該死的鐵鏈子,該死的大木樁,我們是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它的。」小狐狸說:「媽媽,那個叫正太郎的小孩真好,要不是他,我早就讓那個小鬍子安田給下酒吃了。」狐狸媽媽說:「是啊,那個小孩真善良,大人不在家的時候,他還偷偷地給我們送食物、送牛奶。我們什麼時候一定要好好的報答他呀!」

洞口「呼」的一股疾風,狐狸爸爸回來了,它叼回了三隻野雞。小狐狸一下猛撲上去,按住一隻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狐狸爸爸說:「孩子,慢慢吃,別噎著,爸爸再去抓幾只。」說完又一溜風似的穿出了山洞。這時,狐狸媽媽已經收拾好餐桌,擺好了酒菜,它要等狐狸爸爸回來後,全家人好好的慶賀一番。

狐狸爸爸回來了,它又帶回了兩只野雞,還有一隻大野鴨。全家人高高興興的圍著餐桌,猛吃猛喝了一頓。

酒足飯飽,月亮已經悄悄地爬上了樹梢。兩只老狐狸來到洞口,把小狐狸緊緊地抱在懷里,望著滿天的星星,訴說著它們離別的思念,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幾天以後,狐狸爸爸帶著小狐狸上山打獵。它們追著一隻野兔子跑出密林,來到一個空曠的大峽谷。忽然,它們聽到一個小孩撕裂心肺的哭聲。抬頭望去,只見一隻野狗追著一個小男孩正在那裡撕扯。小男孩緊緊護著自己的懷里的布袋,褲子也撕破了,腿上被野狗咬得鮮血直流。

「這不是正太郎嗎?」小狐狸第一個認了出來。「是他,就是他!」老狐狸肯定地說。「孩子,我們要救他!我先在這里對付,你趕快回去搬兵。」說完,老狐狸一聲怪叫,朝野狗猛撲過去。小狐狸很快消失在樹林里。

這野狗也太厲害了!第一個回合,老狐狸就被它咬傷了後腿。老狐狸一看硬拼不行,就慢慢後退著把野狗引向懸崖。當野狗追著老狐狸來到懸崖邊上時,狐狸一個轉身,使出全身的力氣,把野狗推下了懸崖。

正太郎得救了。當他認出這就是小狐狸的爸爸時,竟放聲的大哭起來。原來,它是來找小狐狸的。懷里緊緊抱著的布袋裡,是他專門給小狐狸帶來的臘肉和火腿腸。這時,小狐狸和媽媽領著一群狐狸趕了過來,它們趕快給正太郎和狐狸爸爸包好傷口。小狐狸還采來了許多止血草,敷在正太郎和爸爸的傷口上。狐狸媽媽用爪子輕輕的拍打著正太郎身上的泥土,用舌頭慢慢地舔著他腿上的血跡。小狐狸立起身子,兩只小爪子搭在正太郎的肩膀上,慢慢地舔去他臉上的淚水。

太陽快下山了。狐狸一家護送著正太郎向山下走去。雖然正太郎和狐狸爸爸走起路來都一跛一跛的,但大家心裡都非常高興。正太郎看到小狐狸在爸爸、媽媽的關愛下,一天天的長高、長胖,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狐狸一家看到正太郎有驚無險,在狐狸爸爸的奮力拚搏下化險為夷,也顯得十分開心。大家說說笑笑的,一會兒就到了正太郎的家門口。大家雖然默默的告別,但從此卻成了永遠的朋友。

親情的力量

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的作業做完了,閑來無聊,便找弟弟一起玩電腦小游戲。一開始,他就認真地向我提出:「每人玩一局,不許耍賴哦!」我欣然同意了。
接著,弟弟玩完了一局,輪到我了,大概覺得我沒有打游戲的細胞,看我打十分無聊,便到外面玩去了。果然不出他所料,才一會兒工夫,就敗下陣來。我正准備再玩一局,又想起了與弟弟的約定,覺得不太應該,就大聲喊:「弟弟,我玩了一局,你快進來吧!」沒有人回應,我又叫了幾聲,弟弟還是沒進來。「哎,不打白不打,再玩幾局吧!」我自言自語道。當我正玩得興致時,弟弟進來了,見我還在玩,氣不打一處來:「你怎麼還在玩,是不是多玩了?」「是呀!」我並沒有觀察到他生氣了,突然,他罵了我一句,我也回了他一句,我們對罵不久,他罵了句十分難聽的,「你……」我氣得說不出話來,淚水不禁奪眶而出:「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弟弟?」他見我哭,心虛了,不敢說什麼。我轉身跑了。
我撲在床上,不停地哭。不就是為了玩游戲嘛,用得著這樣嗎?我明明叫他了,是他自己在外面玩,不進來的嘛!再仔細一想,其實我也有錯,玩了一局不玩了,也不會這樣呀!想到這里,我又有些後悔了。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媽媽叫我下樓吃飯。我只好把眼淚擦乾。廚房裡就媽媽一人,她一見我,不解地問:「你怎麼哭了?」「哪有?」媽媽笑了,「你滿臉淚痕,最明顯的是你一哭鼻子就紅,你現在鼻子不是紅紅的嗎?到底怎麼了?」我沒想到媽媽會這么了解我,但我還是沒說。在媽媽再三追問下,我如實說了。媽媽並沒有生氣,親切地說:「這沒什麼關系,一家人和睦才是最重要的,你和弟弟都得向對方道歉。走,我們把弟弟找來。」弟弟過來了,他知道是怎麼回事,也哭了。媽媽說:「好啦!你們快互相道歉吧!」「對不起,我不該偷玩游戲的。」「姐姐,對不起,我不該罵你。」「沒關系!」就這樣,一場「家庭風波」平息了。
是親情的力量使我和弟弟的誤會化解了。媽媽說得對,一家和睦才最重要。沒有親情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呀!我們應該去珍惜。

親情頌
記得義大利的薄伽丘說過,友誼是一種最神聖的東西。我看不然,人世間最無私、最珍貴的莫過於親情,親情比友誼重要得多,而人的親情更是與眾不同。
大千世界,什麼樣的人都有,什麼樣的事都會發生,但唯一不變的是親情,是父母對孩子的愛。這不由得使我想起曾經讀過的一篇文章,故事發生在大興安嶺的一次大火中,一隻母鳥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把它們送到樹下,壓到自己的身子下面。雖然母鳥被活活燒死了,但它的孩子卻活了下來。
在我們的周圍,無處不體現著父母對孩子的愛。父母都是以一種無私的情懷面對我們,他們情願自己餓著,也要我們吃飽、穿暖。也許有人會說,我是孤兒,沒有父母,哪來的親情?可你小時候在孤兒院受到的資助,不也洋溢著親情嗎?因此,在很多人看來,親情重如千鈞。可如今有些人認為,親情一文不值。我驚訝地發現,好多小孩越來越不珍惜父母的勞動果實了,往往只把父母當成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金庫。不管父母如何苦口婆心地嘮叨,總是愛理不理的,好像與己無關。我鄰居家的一個小孩,天天都會和父母發生矛盾,只有當自己被其他小朋友欺負了,才會想到父母。我還看過一本雜志,有位年過七旬的老人,竟然連自己孩子家的門都進不了,更別想在孩子家吃頓飯了。這些以前聞所未聞的事情,現在也好像司空見慣了。
孝敬父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儒家學派曾經說過,百義孝為先;《讀者》雜志也報道過,養育子女是世界上所有動物的本能,而只有人類才會懂得孝敬自己的父母。這種在萬物中唯有我們人類才有的美德,難道也要放棄嗎?也要從我們這一代人身上消失嗎?不,我們決不能放棄,我們要贊頌親情!否則,我們還有何顏面自稱為萬物之靈呢?

感受親情
「搖呀搖,搖呀搖,搖到外婆橋……」不知是誰輕輕哼了一句,把我從思緒中拉回。外婆橋,外婆橋,外婆一定又在把我「瞧」了。我的眼前彷彿又浮現出了她探著矮小的身子,站在高高的門檻上,踮腳倚門盼望的情景。此時,一股濃濃的親情如春天那溫暖的陽光,灑進我的心田,令我感到幸福無比。
我的外婆是個忠實的耶穌教徒。每天晚上,她總是早早地吃過飯,照例跪在硬梆梆的床上,領著我一起祈禱。因為當時我人還小,外婆怕我跪在太硬的床上吃不消,便找來一個棉花包給我墊上。外婆一輩子沒上過學,但她禱告起來還真有一套,可以稱得上是「有條不紊」。她每說完一句,我都得在最後添上一個「阿們」。我根本不懂它是什麼意思,想必外婆也不會很清楚吧。只覺得和她一唱一和煞是有趣。每天,她都會為兒女子孫們一個個地祈禱:希望這個健康平安,保佑那個一切順利;當然也免不了許多贊美耶穌的話。然後便是唱歌,這些歌,外婆在平時也會時不時地哼上幾句。很多時候,我跪著累了,便偷偷地向她瞥一眼,她仍然不折不扣地跪著。想起外婆多年患有腿病,真擔心外婆會撐不住。於是,我便問:「外婆,您累嗎?」她吃力地撐起頭:「不許打叉,否則會不靈的。」我將信將疑地盯著她,她睜大眼睛,滿是一副堅定虔誠的模樣。我只好不再說話,無聊地盯著棉花包上發呆。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漸漸懂得了向耶穌祈禱這類全是迷信,根本不會有什麼救世主的保佑。於是,我開始向外婆宣傳:這是一種迷信的做法,是極不科學的。她聽了嘴巴扁扁,蒼老的臉一提一提,渾濁的眼中似乎有了淚。看來她被觸怒了。是呀,平時親戚朋友們根本不信這一套,現在連我——這個從小一起陪她祈禱的人都開始懷疑,疏遠她了。她顫巍巍地說:「誰說的?心誠的人是准能打動救世主的!」
我不再與外婆爭辯,也許她說得有道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吧。老人家並無惡意。祈禱成了她的安慰,她的支柱,她的寄託!
回憶起這些,又想起前些天外婆特意托媽媽送來的棕子。那不時飄著的香味,讓我潸然淚下。於是,我不由吟起一首詩:
外婆親手做成的粽子,
穿越千里,
落在我的餐桌上;
一縷清香,
彌漫著親情。

我打開粽子,
看見熟香的米粒上,
閃動著親人的企盼;
一股心酸,直嗆心裡。

我大口嚼著粽子,
兩行熱淚,
燙傷了一雙手……

❿ 生日蛋糕里有一朵假花還可以唱歌的 是真的嗎

是的,有這種會播放生日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