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蛋糕圖片 » 福豬寶貝蛋糕圖片
擴展閱讀
塗層蛋糕有哪些品牌 2022-08-15 09:42:21
天堂圍附近哪裡有蛋糕店 2022-08-15 09:39:49

福豬寶貝蛋糕圖片

發布時間: 2022-06-27 16:02:08

1. 我是 初一的學生 ,我們學校變話劇,要搞笑的,最好不要參雜很那什麼的東西

1.. 回家

姐(拎著行李):志傑,走快點,別磨磨蹭蹭了,快到家了。

弟:好了,姐,我這就跟上去。

(到家門口,姐用手敲門,媽打開門一看,臉上帶著微笑)

姐,弟:媽,我回來了。

(媽面帶微笑點點頭)

(進了屋)姐,弟:爸,我們回來了。

爸:哦,回來啦,來,給爸瞧瞧。

媽:女兒過來,也給媽看看。你看看咱們女兒,長得真是越來越漂亮了,跟女電影明星似的。

爸:我兒子現在都比我高了。

弟:早就比爸您高了,是你忘了吧!

爸:哦。(目光轉向女兒)哎,女兒,你怎麼變瘦了,在學校吃不飽餓著了嗎?

姐:爸,我在學校吃得很飽,你不用擔心,我沒餓著。你不懂,我這樣叫苗條,不叫瘦。

爸:那可是好事,可別為了愛美而餓著。

媽:對啊!女兒,你爸說得對(這時媽看看志傑),兒子,你怎麼變黑了,跟個打工仔似的,真叫媽心疼。

爸:男孩子黑點怕什麼,老伴,別瞎操心了。

弟:對嘛,這叫健康。

爸(看了看鍾表):現在正午剛過不久,你們還沒吃吧!老伴,去,給孩子們煮點好吃的!

姐:媽,您別忙了,我們倆在學校吃了。

弟:對。現在肚子還飽飽呢。

媽:好了,既然都吃了,那就算了,兒子,我看你沒精神似的,給坐車累的吧?

弟:是啊,坐車都快憋死了。

姐(突然想起的樣子):哦,爸,媽,我有件禮物要送給您三佬。(翻了翻書包)

爸:是什麼呢?

媽:會不會太花錢呀!

姐:爸,媽,不花錢。

弟(走去姐那邊):姐,是什麼好東西,先讓我瞧了。

姐(欣喜):找到了,給,拿去給爸媽看。

弟(看了一眼):媽,給。

媽:是什麼呀!不就是一張紙么,上面還寫滿字。

爸:是啥呢?拿給我仔細瞧瞧(整張看了一遍)女兒這里寫著50是什麼意思?

姐:爸,那是我的成績單,50名,全級50名。

爸:你以前不是常跟我說你考得全級一二名嗎?怎麼退了呢?(憂愁)

媽:對啊,女兒,這是怎麼回事。

姐:爸,媽,聽我說,以前學校人不是 很多,所以才能考一二名,現在不一樣了,學校學生增多了幾百人,名次降下來那是有原因的,考了50名,老師還誇我呢。

爸:那就好,不愧是我女兒,有點出息。

媽:將來肯定能考上大學。

姐:爸,媽,你們以後肯定能享清福。

爸:兒子,你不是和你姐同級嗎?應該也有成績單,去,給爸拿來。

弟:我……,唉,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我都……

爸(打斷弟說話):說什麼話,快點,把成績單拿出來。

弟:好啦(無奈的語氣)

爸:怎麼才988名呢?快給我解釋清楚。

弟:爸,姐說得對,學校學生增多了嘛,好幾千人呢!

爸:好幾千,是幾千啊?

弟:……

媽:快說,不然你爸生氣啦。

爸:不說是嗎?好,女兒,你說。

姐:志傑,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自己說吧!

弟(低著頭說):……一千。

媽:怎麼才一千,那你不是墊底了嗎?

爸:兒子啊,你怎麼這么客氣,一點也不像你姐,你這是在氣我和你媽呀(搖了搖頭)

弟:爸,媽,你們別氣了,現在時代不同了,在日本,孩子回到家都會問「你今天有沒有幫助別人」,而在美國,父母會問「你今天問了什麼問題」,在他們發達國家,他們特別注重孩子們的做人,修養。不像我國,孩子一回家就首先問成績。

爸:做人重要,但你們學生時代,成績也很重要吧。

弟:是,爸,您說得對。

爸:兒啊,我們家窮,沒讓你們過上好日子,但是人人都說努力讀書,考上大學,將來肯定有出路,現在關心你的成績,也是為你好啊!

姐:小弟,你好不懂事。

爸:兒呀,我也不打你了,轉眼間,你也是一名高中生了,在村裡,你也算一秀才。唉,記得你這么高時(手放在腰間),當時你調皮,我經常打你,打得你皮開肉綻,我的心疼呀。

弟:不打我?!實在太好了。

姐:你該打,爸不打,我來(舉起手)

媽:你們倆別鬧了,你爸還沒說完呢。

爸:我不打你,你要會為自己著想,你也不小了,該自覺了。以後是好是壞,就看你的造化了。好了,我也別說那事了,難得回來一次,我們應該高興高興,別弄得像苦瓜臉似的,你們渴了吧,爸給你們倒水去(轉身)

姐(拉住爸):我們不渴,來,小弟,你不是有話要和爸說嗎?(眨了眨眼)是吧,小弟?

弟:哦,爸,這天下時逢亂世,紛紛擾擾我也說不清,但是,談得上英雄的(大聲)就屬你我了。

姐:你扯到哪裡去了?我生氣啦。

弟:姐,你別生氣,這叫煮酒論英雄嘛,咱爸辛苦了一輩子,我覺得他是英雄,當然,媽也是(望媽)

姐:這才像話。

爸:慚愧,談得上什麼英雄啊!只要你們好,爸辛苦一輩子不算什麼。

弟:爸,我記得,小時候,你為了我們有電視看,賣了咱家唯一的自行車,再向鄰居家借了點錢,才買來了一台黑白電視機,那輛自行車是你變賣了一雙皮鞋向鄰居借錢買的。

爸(微笑):哦,對嘍,那皮鞋是我當女婿的時候買的。

姐:你看,爸笑了。

弟:爸,其實,我知道該怎麼做,姐能讓你過上好日子,我也可以。

爸:那好,那好,可別口說,不做噢。

弟:爸,我知道。

媽:要努力,我相信你。

弟:哈哈,那是一定。

姐:別得意得忘形就好了。

弟:爸,我有件禮物送給你,(從書包中拿出來)來,拿著。

爸:這是塊表(仔細看了看),我怎麼看不懂呀!

弟:爸,這是電子表,你看不懂,我來教你。

媽:(看了看錶)真好看,又打,花了不少錢吧,錢可別亂花。

弟:我懂,現在外面這種表便宜著呢,而且買這個表是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爸:什麼日子。

姐:父親節。今天是父親節。

媽:父親節?

姐:對,就是當父親的節日。

弟:這城裡人都過著節日,咱們也不能落後呀!

爸:可著節日該怎麼過呢?

姐:爸,只要你高興,這節日就算過得成功了。

爸:高興,肯定高興,有這么好的兒女和禮物陪伴,當然高興啦。

弟:那晚上就大吃一頓吧,過節嘛!

姐:就你嘴饞,還是死性不改。

媽:那咱們就包餃子,跟過年一樣,好嗎?

姐:好咧!

媽:那我就先去准備准備了。

姐:媽,我來幫忙(回頭)小弟,你也來,快點。

弟:不要嘛

爸:哈哈

謝幕。

2....回家
時 間當代,夜
地 點公路上,轎車內外
人 物秦 總 四十多歲
江秘書 二十四歲
秦太太 三十六歲

[天上飄著雪花。虛擬的車廂內,坐著秦總和江秘書。
[秦總手握方向盤,猛朝左打又猛朝右打。
[副駕駛位子上的江秘書被甩得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
江秘書(痛苦地捂著胸口)秦總,我要吐了!
秦 總 啊?小江你暈車啊?
江秘書 平常是不暈哪,可今兒秦總您盡走斜道,這車跟扭秧歌似的,我怎麼能不
暈啊!
秦 總(笑)你不是急著回家嗎?這么多車,我只好鑽山打洞,見縫插針啊。
江秘書 那,那我不急著回去了。
[秦總一踩剎車,「嘎」的一聲,兩人齊刷刷的朝前一傾。
江秘書(撫著胸口)今天怎麼這么多車?
秦 總 車多不怕,就怕它堵。以我的經驗,這一段一阻,前面一定會堵;這一段
一擠,前面一定「便秘」。
江秘書(笑了,又忍不住發愁)我家裡等我回去吃二十四歲的生日蛋糕呢!
秦 總(看著她)二十四,花樣年華呀!我老婆剛好比你大一輪,三十六。
江秘書 巧了,都是屬豬的。
秦 總 此豬非彼豬,一個是豬寶貝,一個是豬頭三。
江秘書您怎麼這么說你太太……
[手機響。另一表演區追光起,秦太太在打電話。
秦 總(看手機)說曹操曹操到!(不耐煩)喂!
秦太太(溫柔地)怎麼還沒回來?
秦 總 12點以前能到家就不錯了。
[江秘書開了車門出去,手搭在額頭上,踮起腳尖「眺望」。
秦太太怎麼了,工作忙啊?
秦 總我不忙,交警忙——堵車。
江秘書(插嘴)本世紀最嚴重的大塞車!
秦太太 誰在你旁邊說話?
秦 總(向江秘書打手勢,叫她別出聲)是迴音。(模仿江秘書聲音)塞車——塞
車——塞車——就這樣,懂了吧?
秦太太 這迴音夠古怪的。
秦 總 你不信我?(發誓)我要是騙你,就叫這場大雪立刻停了!
[話音剛落,雪真的停了。
江秘書 我暈!
秦 總(看天空,嘀咕)平常怎麼沒這么靈的?
秦太太(一笑)那你盡量早點回來。下雪路滑,小心開車。
[追光熄滅,秦太太隱去,舞台恢復原狀。
江秘書我怎麼就成了「迴音」了?
秦 總怕老婆多心唄!
江秘書 不是吧?你太太一聽就是善解人意的人。
秦 總 不說這個,外面冷,你趕緊進車來暖暖。
[江秘書坐回車內,關上車門,搓手。
江秘書(看錶,沮喪)唉,今天的生日晚宴要趕不上了!
秦 總(竊喜)沒關系,就在這路上過生日,挺浪漫的嘛!
江秘書(誇張)路上?這要什麼沒什麼,有什麼浪漫的?
秦 總(試探)怎麼是要什麼沒什麼?有我陪你嘛!
江秘書你?你太太不是等著你回家嗎?
秦 總(不屑)她?(看著江秘書)小江你知道吧,一個中年女人,再怎麼好,也
比年輕姑娘少了光彩。(邊說邊把手臂擱在江秘書的椅子背上)比如你身上的朝氣和活力,她就沒有。(慢慢的)我留意你很久了。
江秘書(假裝不解風情)不會吧?(詩朗誦般)她有她的成熟風韻,我有我的無悔
青春。
秦 總(更加心猿意馬,言不由衷)你看你剛剛出去一會,臉都凍紅了,不過更好看了……(把胳膊從椅背上挪到江秘書肩上)要是有一碗熱湯就好了……
江秘書(忍無可忍,跳起來摔開秦總的手,大聲地)秦總!
[手機又響。兩人都嚇了一跳,各自坐好。秦總接手機。
[追光,秦太太在另一表演區出現。
秦太太還堵嗎?到哪了?
秦 總(粗聲大氣)還在「博物館」附近,(側頭看江秘書,搖頭嘆氣,一語雙關)
一點進展也沒有,急死人了!
秦太太 是「江口區博物館」嗎?
秦 總 是啊,看這架式,起碼還有兩個小時,你先睡吧。
秦太太 沒事,我不急。
[掛電話,秦太太隱去,舞台恢復原狀。
秦總小江,我們再談談。
江秘書 秦總,我可把話跟您說清楚。(邊說邊雙手揮舞,既傻氣又純真)我搭您的
順風車是嫌公交車擠,又急著回家;我到您公司上班,是覺得您這兒機會
多,又能鍛煉人。我一向尊重您,你說我是豬寶貝我不介意,你要是以為
我是塊鮮豬肉,就等著你去吃,你就錯了!
秦 總(沒想到她這么直接,尷尬)呵呵,其實……我也沒別的意思。
江秘書(推開車門)看來,我明天就得打辭職報告!對不起,我家離這兒不遠,我
自己走回去!(下車,正要關車門)
秦 總(有點後悔)小江小江!我聘用你當秘書是看中你的能力,不是你的臉蛋兒!
我保證沒下次了,好不好?
[電話又響了。秦太太像前兩次一樣出現。
秦太太 是不是還堵在博物館那兒?
秦 總(沒好氣的)是啊,我今天在車里過夜,你滿意了吧?你就這么不放心我,
追魂電話一個接著一個?
秦太太(好脾氣的)不是啊,我現在已經走到「飛虹橋」了。
秦 總(大驚)什麼?外面這么冷,你……
[江秘書注意的看著他。
秦太太 我怕你肚子餓,熬了湯盛在保溫瓶里。這邊堵得像個鐵桶,三輪車都過不
來,我只好走著來了。
秦 總(感動)你……到哪兒了?我怎麼看不見你?(左右張望)
江秘書(忍不住把頭伸過來插嘴)車太多了她不好找啊!
秦太太誰在你旁邊說話?
秦 總(順口)是迴音。
秦太太(一笑)哦。我在「博物館」右邊的馬路牙子上,你看見我就叫我一聲。(掛
電話,隱去。)
江秘書 秦總,我先走了啊,我家真的離這兒不遠。(欲下)
秦 總(眼睛仍看著車外,心不在焉的)哦好,你自己小心。(突然叫,揮手)
老婆,我在這兒,在這兒!
江秘書(笑了,回身走來)這么叫她哪聽得見?你以為你會「千里傳音」啊?
秦 總 對對。(猛按喇叭,又不斷變著車前燈)
[秦太太一手拎著保溫瓶,一手揮著上。
江秘書(開心地笑)看來不用辭職了,回家吃蛋糕去,哈哈!(從另一邊下)
秦 總(下車,激動地迎上前)來啦?
秦太太(笑著)來了!
秦 總(不約而同跟秦太太同時說話)凍壞了吧?
秦太太(不約而同跟秦總同時說話)餓壞了吧?
[二人同時一愣。
[音樂輕輕起,蘇芮的《牽手》: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
秦 總 快,到車里暖暖。(拉著秦太太的手進車,關車門)
秦太太(坐在先前江秘書的位子上,盛湯)來,趁熱喝。(尋找)哎?她呢?
秦 總(詫異)誰?
秦太太(幽默地)「迴音」呀!
秦 總(尷尬)怎麼?你知道……
秦太太(賢惠地)好了,快趁熱喝湯吧。
秦 總(感動地)一個人喝不香,我們一起喝!
[二人相對喝湯。
[雪又下了起來,雪花紛紛揚揚。歌聲繼續:因為路過你的路,因為苦過你的苦,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追逐著你的追逐……
秦太太(感慨)從前你白手起家的時候,我們捨不得花錢吃好的,也是經常喝湯。
秦 總(動情地)那時喝的不是山葯母雞湯,是白水青菜湯。
秦太太 那日子雖然苦,現在想想,還真讓人懷念……
秦 總(愧疚,又慶幸)是啊,是應該常想想那些日子……
[二人的臉漸漸靠近,忽然,前後汽車發動聲大作。音樂暫停。
秦太太(興奮地)不堵了!
秦 總(興奮地)通暢了!
秦太太(下意識地)從這兒,咱們上正道。
秦 總(有意識地)上正道!老婆,咱們回家!
[歌聲響亮:也許牽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許有了伴的路,今生還
要更忙碌。所以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
月可回頭。
[切光。

參考資料:http://..com/question/27412051.html

2. 沈陽哪家好利來蛋糕店可以做「小豬寶貝」蛋糕!

你到中街劉老根對面那個店把~ 那的樣子多~

求採納

3. 找人寫個短劇劇本

1.. 回家

姐(拎著行李):志傑,走快點,別磨磨蹭蹭了,快到家了。

弟:好了,姐,我這就跟上去。

(到家門口,姐用手敲門,媽打開門一看,臉上帶著微笑)

姐,弟:媽,我回來了。

(媽面帶微笑點點頭)

(進了屋)姐,弟:爸,我們回來了。

爸:哦,回來啦,來,給爸瞧瞧。

媽:女兒過來,也給媽看看。你看看咱們女兒,長得真是越來越漂亮了,跟女電影明星似的。

爸:我兒子現在都比我高了。

弟:早就比爸您高了,是你忘了吧!

爸:哦。(目光轉向女兒)哎,女兒,你怎麼變瘦了,在學校吃不飽餓著了嗎?

姐:爸,我在學校吃得很飽,你不用擔心,我沒餓著。你不懂,我這樣叫苗條,不叫瘦。

爸:那可是好事,可別為了愛美而餓著。

媽:對啊!女兒,你爸說得對(這時媽看看志傑),兒子,你怎麼變黑了,跟個打工仔似的,真叫媽心疼。

爸:男孩子黑點怕什麼,老伴,別瞎操心了。

弟:對嘛,這叫健康。

爸(看了看鍾表):現在正午剛過不久,你們還沒吃吧!老伴,去,給孩子們煮點好吃的!

姐:媽,您別忙了,我們倆在學校吃了。

弟:對。現在肚子還飽飽呢。

媽:好了,既然都吃了,那就算了,兒子,我看你沒精神似的,給坐車累的吧?

弟:是啊,坐車都快憋死了。

姐(突然想起的樣子):哦,爸,媽,我有件禮物要送給您三佬。(翻了翻書包)

爸:是什麼呢?

媽:會不會太花錢呀!

姐:爸,媽,不花錢。

弟(走去姐那邊):姐,是什麼好東西,先讓我瞧了。

姐(欣喜):找到了,給,拿去給爸媽看。

弟(看了一眼):媽,給。

媽:是什麼呀!不就是一張紙么,上面還寫滿字。

爸:是啥呢?拿給我仔細瞧瞧(整張看了一遍)女兒這里寫著50是什麼意思?

姐:爸,那是我的成績單,50名,全級50名。

爸:你以前不是常跟我說你考得全級一二名嗎?怎麼退了呢?(憂愁)

媽:對啊,女兒,這是怎麼回事。

姐:爸,媽,聽我說,以前學校人不是 很多,所以才能考一二名,現在不一樣了,學校學生增多了幾百人,名次降下來那是有原因的,考了50名,老師還誇我呢。

爸:那就好,不愧是我女兒,有點出息。

媽:將來肯定能考上大學。

姐:爸,媽,你們以後肯定能享清福。

爸:兒子,你不是和你姐同級嗎?應該也有成績單,去,給爸拿來。

弟:我……,唉,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我都……

爸(打斷弟說話):說什麼話,快點,把成績單拿出來。

弟:好啦(無奈的語氣)

爸:怎麼才988名呢?快給我解釋清楚。

弟:爸,姐說得對,學校學生增多了嘛,好幾千人呢!

爸:好幾千,是幾千啊?

弟:……

媽:快說,不然你爸生氣啦。

爸:不說是嗎?好,女兒,你說。

姐:志傑,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自己說吧!

弟(低著頭說):……一千。

媽:怎麼才一千,那你不是墊底了嗎?

爸:兒子啊,你怎麼這么客氣,一點也不像你姐,你這是在氣我和你媽呀(搖了搖頭)

弟:爸,媽,你們別氣了,現在時代不同了,在日本,孩子回到家都會問「你今天有沒有幫助別人」,而在美國,父母會問「你今天問了什麼問題」,在他們發達國家,他們特別注重孩子們的做人,修養。不像我國,孩子一回家就首先問成績。

爸:做人重要,但你們學生時代,成績也很重要吧。

弟:是,爸,您說得對。

爸:兒啊,我們家窮,沒讓你們過上好日子,但是人人都說努力讀書,考上大學,將來肯定有出路,現在關心你的成績,也是為你好啊!

姐:小弟,你好不懂事。

爸:兒呀,我也不打你了,轉眼間,你也是一名高中生了,在村裡,你也算一秀才。唉,記得你這么高時(手放在腰間),當時你調皮,我經常打你,打得你皮開肉綻,我的心疼呀。

弟:不打我?!實在太好了。

姐:你該打,爸不打,我來(舉起手)

媽:你們倆別鬧了,你爸還沒說完呢。

爸:我不打你,你要會為自己著想,你也不小了,該自覺了。以後是好是壞,就看你的造化了。好了,我也別說那事了,難得回來一次,我們應該高興高興,別弄得像苦瓜臉似的,你們渴了吧,爸給你們倒水去(轉身)

姐(拉住爸):我們不渴,來,小弟,你不是有話要和爸說嗎?(眨了眨眼)是吧,小弟?

弟:哦,爸,這天下時逢亂世,紛紛擾擾我也說不清,但是,談得上英雄的(大聲)就屬你我了。

姐:你扯到哪裡去了?我生氣啦。

弟:姐,你別生氣,這叫煮酒論英雄嘛,咱爸辛苦了一輩子,我覺得他是英雄,當然,媽也是(望媽)

姐:這才像話。

爸:慚愧,談得上什麼英雄啊!只要你們好,爸辛苦一輩子不算什麼。

弟:爸,我記得,小時候,你為了我們有電視看,賣了咱家唯一的自行車,再向鄰居家借了點錢,才買來了一台黑白電視機,那輛自行車是你變賣了一雙皮鞋向鄰居借錢買的。

爸(微笑):哦,對嘍,那皮鞋是我當女婿的時候買的。

姐:你看,爸笑了。

弟:爸,其實,我知道該怎麼做,姐能讓你過上好日子,我也可以。

爸:那好,那好,可別口說,不做噢。

弟:爸,我知道。

媽:要努力,我相信你。

弟:哈哈,那是一定。

姐:別得意得忘形就好了。

弟:爸,我有件禮物送給你,(從書包中拿出來)來,拿著。

爸:這是塊表(仔細看了看),我怎麼看不懂呀!

弟:爸,這是電子表,你看不懂,我來教你。

媽:(看了看錶)真好看,又打,花了不少錢吧,錢可別亂花。

弟:我懂,現在外面這種表便宜著呢,而且買這個表是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爸:什麼日子。

姐:父親節。今天是父親節。

媽:父親節?

姐:對,就是當父親的節日。

弟:這城裡人都過著節日,咱們也不能落後呀!

爸:可著節日該怎麼過呢?

姐:爸,只要你高興,這節日就算過得成功了。

爸:高興,肯定高興,有這么好的兒女和禮物陪伴,當然高興啦。

弟:那晚上就大吃一頓吧,過節嘛!

姐:就你嘴饞,還是死性不改。

媽:那咱們就包餃子,跟過年一樣,好嗎?

姐:好咧!

媽:那我就先去准備准備了。

姐:媽,我來幫忙(回頭)小弟,你也來,快點。

弟:不要嘛

爸:哈哈

謝幕。

2....回家
時 間當代,夜
地 點公路上,轎車內外
人 物秦 總 四十多歲
江秘書 二十四歲
秦太太 三十六歲

[天上飄著雪花。虛擬的車廂內,坐著秦總和江秘書。
[秦總手握方向盤,猛朝左打又猛朝右打。
[副駕駛位子上的江秘書被甩得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
江秘書(痛苦地捂著胸口)秦總,我要吐了!
秦 總 啊?小江你暈車啊?
江秘書 平常是不暈哪,可今兒秦總您盡走斜道,這車跟扭秧歌似的,我怎麼能不
暈啊!
秦 總(笑)你不是急著回家嗎?這么多車,我只好鑽山打洞,見縫插針啊。
江秘書 那,那我不急著回去了。
[秦總一踩剎車,「嘎」的一聲,兩人齊刷刷的朝前一傾。
江秘書(撫著胸口)今天怎麼這么多車?
秦 總 車多不怕,就怕它堵。以我的經驗,這一段一阻,前面一定會堵;這一段
一擠,前面一定「便秘」。
江秘書(笑了,又忍不住發愁)我家裡等我回去吃二十四歲的生日蛋糕呢!
秦 總(看著她)二十四,花樣年華呀!我老婆剛好比你大一輪,三十六。
江秘書 巧了,都是屬豬的。
秦 總 此豬非彼豬,一個是豬寶貝,一個是豬頭三。
江秘書您怎麼這么說你太太……
[手機響。另一表演區追光起,秦太太在打電話。
秦 總(看手機)說曹操曹操到!(不耐煩)喂!
秦太太(溫柔地)怎麼還沒回來?
秦 總 12點以前能到家就不錯了。
[江秘書開了車門出去,手搭在額頭上,踮起腳尖「眺望」。
秦太太怎麼了,工作忙啊?
秦 總我不忙,交警忙——堵車。
江秘書(插嘴)本世紀最嚴重的大塞車!
秦太太 誰在你旁邊說話?
秦 總(向江秘書打手勢,叫她別出聲)是迴音。(模仿江秘書聲音)塞車——塞
車——塞車——就這樣,懂了吧?
秦太太 這迴音夠古怪的。
秦 總 你不信我?(發誓)我要是騙你,就叫這場大雪立刻停了!
[話音剛落,雪真的停了。
江秘書 我暈!
秦 總(看天空,嘀咕)平常怎麼沒這么靈的?
秦太太(一笑)那你盡量早點回來。下雪路滑,小心開車。
[追光熄滅,秦太太隱去,舞台恢復原狀。
江秘書我怎麼就成了「迴音」了?
秦 總怕老婆多心唄!
江秘書 不是吧?你太太一聽就是善解人意的人。
秦 總 不說這個,外面冷,你趕緊進車來暖暖。
[江秘書坐回車內,關上車門,搓手。
江秘書(看錶,沮喪)唉,今天的生日晚宴要趕不上了!
秦 總(竊喜)沒關系,就在這路上過生日,挺浪漫的嘛!
江秘書(誇張)路上?這要什麼沒什麼,有什麼浪漫的?
秦 總(試探)怎麼是要什麼沒什麼?有我陪你嘛!
江秘書你?你太太不是等著你回家嗎?
秦 總(不屑)她?(看著江秘書)小江你知道吧,一個中年女人,再怎麼好,也
比年輕姑娘少了光彩。(邊說邊把手臂擱在江秘書的椅子背上)比如你身上的朝氣和活力,她就沒有。(慢慢的)我留意你很久了。
江秘書(假裝不解風情)不會吧?(詩朗誦般)她有她的成熟風韻,我有我的無悔
青春。
秦 總(更加心猿意馬,言不由衷)你看你剛剛出去一會,臉都凍紅了,不過更好看了……(把胳膊從椅背上挪到江秘書肩上)要是有一碗熱湯就好了……
江秘書(忍無可忍,跳起來摔開秦總的手,大聲地)秦總!
[手機又響。兩人都嚇了一跳,各自坐好。秦總接手機。
[追光,秦太太在另一表演區出現。
秦太太還堵嗎?到哪了?
秦 總(粗聲大氣)還在「博物館」附近,(側頭看江秘書,搖頭嘆氣,一語雙關)
一點進展也沒有,急死人了!
秦太太 是「江口區博物館」嗎?
秦 總 是啊,看這架式,起碼還有兩個小時,你先睡吧。
秦太太 沒事,我不急。
[掛電話,秦太太隱去,舞台恢復原狀。
秦總小江,我們再談談。
江秘書 秦總,我可把話跟您說清楚。(邊說邊雙手揮舞,既傻氣又純真)我搭您的
順風車是嫌公交車擠,又急著回家;我到您公司上班,是覺得您這兒機會
多,又能鍛煉人。我一向尊重您,你說我是豬寶貝我不介意,你要是以為
我是塊鮮豬肉,就等著你去吃,你就錯了!
秦 總(沒想到她這么直接,尷尬)呵呵,其實……我也沒別的意思。
江秘書(推開車門)看來,我明天就得打辭職報告!對不起,我家離這兒不遠,我
自己走回去!(下車,正要關車門)
秦 總(有點後悔)小江小江!我聘用你當秘書是看中你的能力,不是你的臉蛋兒!
我保證沒下次了,好不好?
[電話又響了。秦太太像前兩次一樣出現。
秦太太 是不是還堵在博物館那兒?
秦 總(沒好氣的)是啊,我今天在車里過夜,你滿意了吧?你就這么不放心我,
追魂電話一個接著一個?
秦太太(好脾氣的)不是啊,我現在已經走到「飛虹橋」了。
秦 總(大驚)什麼?外面這么冷,你……
[江秘書注意的看著他。
秦太太 我怕你肚子餓,熬了湯盛在保溫瓶里。這邊堵得像個鐵桶,三輪車都過不
來,我只好走著來了。
秦 總(感動)你……到哪兒了?我怎麼看不見你?(左右張望)
江秘書(忍不住把頭伸過來插嘴)車太多了她不好找啊!
秦太太誰在你旁邊說話?
秦 總(順口)是迴音。
秦太太(一笑)哦。我在「博物館」右邊的馬路牙子上,你看見我就叫我一聲。(掛
電話,隱去。)
江秘書 秦總,我先走了啊,我家真的離這兒不遠。(欲下)
秦 總(眼睛仍看著車外,心不在焉的)哦好,你自己小心。(突然叫,揮手)
老婆,我在這兒,在這兒!
江秘書(笑了,回身走來)這么叫她哪聽得見?你以為你會「千里傳音」啊?
秦 總 對對。(猛按喇叭,又不斷變著車前燈)
[秦太太一手拎著保溫瓶,一手揮著上。
江秘書(開心地笑)看來不用辭職了,回家吃蛋糕去,哈哈!(從另一邊下)
秦 總(下車,激動地迎上前)來啦?
秦太太(笑著)來了!
秦 總(不約而同跟秦太太同時說話)凍壞了吧?
秦太太(不約而同跟秦總同時說話)餓壞了吧?
[二人同時一愣。
[音樂輕輕起,蘇芮的《牽手》: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
秦 總 快,到車里暖暖。(拉著秦太太的手進車,關車門)
秦太太(坐在先前江秘書的位子上,盛湯)來,趁熱喝。(尋找)哎?她呢?
秦 總(詫異)誰?
秦太太(幽默地)「迴音」呀!
秦 總(尷尬)怎麼?你知道……
秦太太(賢惠地)好了,快趁熱喝湯吧。
秦 總(感動地)一個人喝不香,我們一起喝!
[二人相對喝湯。
[雪又下了起來,雪花紛紛揚揚。歌聲繼續:因為路過你的路,因為苦過你的苦,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追逐著你的追逐……
秦太太(感慨)從前你白手起家的時候,我們捨不得花錢吃好的,也是經常喝湯。
秦 總(動情地)那時喝的不是山葯母雞湯,是白水青菜湯。
秦太太 那日子雖然苦,現在想想,還真讓人懷念……
秦 總(愧疚,又慶幸)是啊,是應該常想想那些日子……
[二人的臉漸漸靠近,忽然,前後汽車發動聲大作。音樂暫停。
秦太太(興奮地)不堵了!
秦 總(興奮地)通暢了!
秦太太(下意識地)從這兒,咱們上正道。
秦 總(有意識地)上正道!老婆,咱們回家!
[歌聲響亮:也許牽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許有了伴的路,今生還
要更忙碌。所以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
月可回頭。
[切光。